雨衣💘

一条没有任何优点的咸鱼……
但是已经来了,就和她交个朋友吧?♥
想找个师父x
墙头众多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der小鱼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还有庄周。♡

嘻嘻嘻我又出来污染大家的眼了对不起

考完了大概挺欢脱的吧,打算重新回到自己喜欢的圈子里产粮(尽管文笔渣的不得了)欢迎各位小朋友来找我玩!
唉其实这次期末真的很差,语文数学历史地理全都凉凉。真的超级伤心不知道该怎么向爹娘交代,毕竟我总是一次次辜负了他们的希望……但是是我活该,谁让我上课不听讲和同学聊天下课打游戏的呢,总之就是好学生们在努力的时候我一直在玩,还是有一点点后悔的x算啦当个炮灰的感觉也不错,起码可以让那些祖国的花朵有优越感。
不过我这次真的是充分体会到了一句话叫“第一就是整个世界,第二却什么也不是了”,说实话蝉联两届的语文全班第一就突然离我而去还是挺伤心的,不过还是要祝贺一下那位同学qwq!我下次也会努力把它争回来的!
所以我,要在这里立个flag:暑假远离吃鸡农药五格沉迷于学习和产粮无法自拔!
感谢考完试一直在安慰我的直男闺蜜♡
我爱你们大家!

日常瞎扯【大概正能注意避雷】

声明一下,我不抑郁,至少我不认为我自己抑郁,所以写得可能不是很好,还望见谅。
首先,负面情绪是每个人都会有的,但是有些人的负面情绪会被放大,那就是抑郁症了吧。我认为这并不是一种错误啊,毕竟负面情绪有时还是有好处的,关键就看我们如何处理。
我认为自信是很重要的啊。其实有一些大佬,明明很厉害,但却总是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像这种人应该听到的夸赞还是比较多的,你一定要相信别人对你的看法啊,他们不是在敷衍欺骗,优秀就是优秀。即使你是一条不是那么突出的咸鱼,但你也要相信你是有优点的,毕竟“人总是有优点的”这句话大家应该经常听到吧?你的优点只不过你还没有发现而已啦。
其次,如果感到很抑郁很无助一定要说出来啊。毕竟你有可能把周围的人都想的太坏了,要是说出来的话他们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待你就不一定了。尽管说出来可能得不到回应,但不说出来就不可能得到回应了啊。
举个例子。我有一个朋友,她当时可能是压力真的很大也比较颓,做出了一些对自己不好的事情,可能也是受周围一些轻度抑郁同学的影响。她当时非常无助,对人生有一些绝望了。她在班上没有朋友,也不敢告诉家长。直到有一天她忍不住终于鼓起勇气告诉了她的后桌L。L听完以后并没有嘲笑她反而中午把她约出去单独和她谈了这件事。L先安慰她。然后又给她列举了一大堆L眼中她的优点。L也给她讲了有关自己的故事。她敞开心扉把自己所有的伤心事都告诉了L。L到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了。她说:“xxx也自残啊。”这时L的朋友经过听见这句话果断回了一句:“我不喜欢xxx,自残多不好啊。”她说:“那我为什么不能自残?”L说:“xxx是xxx,你是你。你和xxx不一样。”到最后,L也无话可说了,不过她的心情也好了一点。L还叮嘱她一定要勇敢,告诉老师或者家长。
不过她想通了,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自己。
她告诉L她没有朋友。L告诉她我也没有朋友,以后我就是你的朋友。两人经常一起出去玩,甚至好到了中午一起吃饭的地步。
之后她终于告诉了家长这件事,她本以为家长会骂她,却没想到家长一直在安慰她,并且她的家长和她都开始相信自己做的事只是跟风罢了。她的天空中又重新出现了太阳。
虽然她现在还是有烦恼,但是她知道,L和家长都在支持着她呐。她告诉我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挺震惊的,因为在我印象中她是个挺优秀的女孩儿,还是个乐天派。所以也请大家善待身边的人,不管他们看上去是否抑郁。她还告诉我她现在觉得她自己真的很幸运很幸福,如果当初她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她真的不知道现在她还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有人想知道她和L最后怎么样了么?因为性别不同,他们俩遭到了八卦,虽然两人表面上拉开了距离,也分别在同性中找到了很要好的朋友,但他们两个人关系一直都很好,他们真的是心灵上的朋友。
所以记住,你身后一定会有人支持你,哪怕是网友。
最后,心中要有阳光啦。世界上美好的事情有很多。美景、美食……这些都很棒的!世界上也有很多美好的人啊。如果可爱们不嫌弃我的话,交朋友也是可以的!
记住,还有我在爱你们啊。(^з^)
【写得真的很烂希望你们不要生我气很抱歉。如果有什么对你们不尊重的地方的话请告诉我我会马上删掉的!】

占tag致歉

啊…请问各路大大都是从哪里找到htf完整版的!想看orz
萌新瑟瑟发抖.jpg

【爱惨了】菠萝cp HE (孙空)

730纸箱宝宝生贺

搞事情类的文不好勿喷

大家好 这里一只渣 如果喜欢我的文可以互粉

主菠萝 然后极挑cp大乱炖(雷磊红兴)

应该算是有一点点肉渣吧 不黄 毕竟小学生第一次开车🌚

纯YY 希望大家支持【笔芯】

赶脚降魔真的有点虐 所以这是一篇温暖向中间微虐的产物

祝大家食用愉快!







『爱情的杀伤力有多重,在遇见你之前,我真的并不懂』

孙悟空和空虚公子其实是发小,孙悟空一开始也只是个普通人,并没有变成猴妖。两人两小无猜、亲密无间。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曾经,大家也都以为孙悟空会成才。同样学一样东西,孙悟空总是比空虚更快。谁叫空虚那么体弱多病呢。

『哥哥,可以等等我吗,我太累了……』空虚看着孙悟空各项能力都在突飞猛进,恳求着。

『你真的不适合习武。』孙悟空皱了皱眉,看着这个小孩在身后缠着自己的样子,便打击道『去看书吧。刻苦学习,去京城参加考试是你唯一的出路。去做些什么都行,就是不要打扰我练武。』

『难道我在你眼里就真的这么弱吗?』空虚苍白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虽然我看起来很文弱,但是,我一直想成为一名驱魔人,这是我的梦想!』

孙悟空注视空虚片刻,咧嘴笑了起来,摸了摸空虚的头『我以后,也要当驱魔人,一起努力吧。』那时,孙悟空的笑,总是那么振奋人心。

那天,是中秋节,两人聚在一起赏月。『咱们来对诗吧,有关月亮的,实在不行带月字也可以。』空虚提议。孙悟空笑了起来『我就说你一副文弱书生的样子吧,对就对,谁怕谁啊!』『我先来。』空虚镇定自若,说道。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空虚不慌不忙地对上第一首『李白《月下独酌》。』

孙悟空明白,要论文采,空虚可是很不赖的,当然他也不甘示弱『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这首诗想必你也会背吧,苏轼的《江城子·å¯†å·žå‡ºçŒŽã€‹ï¼Œæ˜¯æˆ‘非常喜欢的一首诗,你刚才不是说带月字就可以吗?』孙悟空得意洋洋地暗想,竟然钻到空子了。

两个人的切磋非常精彩,过了十几轮后,孙悟空还是败下阵来。『空虚,你为什么总要背情诗呢?』孙悟空带着一丝嘲讽的口味问。『因为,我很喜欢关于月亮的抒情诗啊。』

『为什么,喜欢关于月亮的抒情诗呢?』

『因为,我有一个喜欢的人,他就像月亮一样,不管是阴晴圆缺都是那么完美。他就像月亮一样,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你猜,他是谁?』空虚把头侧过来,眼睛中还流露着孩童的稚气,缓缓提问。

『哦我家空虚竟然有喜欢的女孩子啦!』孙悟空把一只手搭在空虚肩上『来跟我说说,是谁,我保证不告诉别人,我还可以帮你追她哦!哈哈。』『哥,我没说是女孩啊……』空虚无奈地反驳,本来,想借着这个中秋夜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意,没想到就这样子被毁了,空虚的脸有些泛红。

『不管如何,总之,你还是快说了吧!』孙悟空虽然表面在催促着,但心里却有一种苦涩。『那个人啊,他虽然总是嘲笑我,但是他其实对我很好,而且啊,他小时候还跟我开玩笑,说以后要和我在一起呐!』空虚面带笑意,眉眼弯弯,嘴角勾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孙悟空感到,自己脑袋仿佛在嗡嗡作响,心脏狂跳,世界天旋地转。以后,要和他在一起,平时总是嘲笑他,但是对他却很好……这个人,好像似曾相识。

那年,孙悟空九岁,空虚才四岁,两个人还都是乳臭未干的小毛孩。五年之差,看上去近在咫尺。空虚又跑来找孙悟空了,请求『哥哥,你学的太快了,能能我可以吗?』孙悟空注视着空虚仰起来的脸,讥讽『小垃圾,我怎能等你呢。我要赶快成才,才能保护你啊……』空虚笑了起来『那就是,你以后要一直在我身边咯?』『嗯,空虚,等你到十七岁的时候……我就娶你回家。咱们俩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离。』『嗯,好!』

十三年转眼就过去了,今年,空虚十七岁,孙悟空二十二岁。中秋夜。月亮总会圆吧。空虚身子微微向前探,带着试探的语气问『你知道是谁了吗?』孙悟空看着空虚犹犹豫豫的眼神,小声说『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空虚把脸凑了过来,孙悟空出其不意地捧住他的脸,吻了上去。空虚有些吃惊,大眼睛中仿佛蒙上一层水汽,睫毛扇动着,像一把羽扇。月上梢头,月光透过树枝照在空虚的脸上,苍白无力。空虚身上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他看上去就非常脆弱,需要人细心呵护。而孙悟空就是呵护他的那个人。当两个人的唇分开时,孙悟空捏了捏空虚的脸,说『我知道你说的那个人是谁了。』

空虚愣在原地半天,说不出话来『你,你刚才是,吻我了吗……』说完就跑开了,跑进了自己的房间。空虚把头趴在桌子上,默念着『哥哥竟然吻我了,哥哥竟然吻我了,好兴奋啊啊!』孙悟空透过窗户隐约看见空虚兴奋的面容,便悄悄打开门,把一块月饼放在空虚桌上,吹着口哨离开了。

空虚等孙悟空走远后在拿起月饼,吃了起来。红豆味的,孙悟空一直记得他喜欢红豆味的食物。月饼中间有一张纸条。貌似是孙悟空给空虚的。空虚有些期待,是什么事情可以让他不亲自来找自己,而是写纸条呢?空虚手颤抖着打开了纸条。

上面赫然写着几行整齐的字『空虚,现在颜朝正在征兵,规定咱们两人间必须有一个人去参军,你身体太虚弱了,还是我去吧。我明天就要出发了,中秋节快乐。』

空虚大脑一片空白,穿上外套就出门向孙悟空家跑去,外面细雨蒙蒙,但空虚却毫不在乎,他只想着快点到孙悟空那里。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空虚跑到孙悟空家门口,用力地砸了一下门,大喊『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

现在已经是深夜,但孙悟空还是走来打开了门,睡眼惺忪地问『谁啊这么晚还来。』空虚看见孙悟空,把刚才想好要说已经到了嘴边的气话又咽了下去,看见孙悟空,他从来都不会生气。

『啊。空虚啊,有什么事进来说,外面在下雨,你别生病了。』孙悟空看见是空虚就赶忙敞开家门。空虚却坚持站在门外,问『你要参军的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就知道你要找我说这事,先进来可以嘛。』孙悟空抱怨着『明明身体就不好还要折腾自己嘛。』空虚一动不动地骂道『你要参军的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不是比谁都想当驱魔人吗?我知道你心里有多别扭!啊你干嘛?!』

孙悟空把空虚腾空抱了起来,横在自己怀里,大步流星地走进了家,把空虚扔在床上『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任性啊!傻子,你不知道我是为了你吗?你这么体弱,怎么能去参军?!』

空虚低下了头,小声嗫嚅着『我只是不想让你为了我放弃你自己的理想而已。』他的发丝上沾着水。水珠滴到脸上,孙悟空不太确定那是水还是泪。

孙悟空拍了拍空虚的肩,笑着说『你看,我都没这么伤心,参军也还不错啊,我什么时候说过一定要当驱魔人啦?乖,我没事,不用担心啦。』空虚猛然仰起了头,目光射进孙悟空的眼睛里,仿佛要把孙悟空的心刺穿『也就是说……你并不在乎咯?那我就放心多啦,哥哥!』

『空虚。』孙悟空邀请『今晚外面下雨了,你要不然就住在我这里吧?』『好啊,但……你睡在哪里?』『我啊?』孙悟空自嘲地笑笑『我没时间睡啦,我得收拾东西,一收拾好东西呢,我就要走啦……』

空虚一激灵,从床上弹起来『哥,我帮你收拾吧!毕竟,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啦!』说完就在房间里四处走动着,帮孙悟空拿起一个个包裹,堆在一起。孙悟空看着空虚在一旁忙碌,哭笑不得:你一直都是那么天真啊,现在也是。

疼。

真的太疼了。

也不知道是身体疼还是心疼。

你还好……吗?空虚!

黄渤缓缓睁开了双眼,发现身上的冷汗早已浸湿了整张床单。『哈,又开始做有关于他的梦了。如果你现在还在这世上,咱们肯定早就在一起了吧?』黄渤无奈地摆摆手,自嘲道。门外传来了响声,他又来了。

『师父,您就让我看看那个人到底是谁吧!』一个撒娇般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黄渤已经听到无数次这个声音了,这是张艺兴的声音,绝对不会听错的。『不行。』回答的声音是那么温柔却又让人感到没有反抗的余地。

黄磊,张艺兴的师父,真的是一个让黄渤头疼的人。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黄磊不慌不忙地踱步,厉声问『想通了吗?!要是干就和我鉴定协议,要是不干,哼,你就快点滚吧!』黄渤绝望地喊到『你已经疯了!这样子太过分了!』

黄磊忍住要发怒的冲动,冷静地说『咱们,都是为情所困的人。你难道不过分吗,你那么爱他,到最后,却只是把他玩弄与股掌之间,你难道忘记他死时的表情了吗?!』黄渤猛地一震,心灵上永远的创伤又一次被黄磊揭开。

孙悟空参军的时候,遇到了事故,军队里的大部分人都死了,孙悟空却没有,他的体质变异了,变成了一只猴妖,空虚并不知道这些,如果空虚知道孙悟空变成猴妖的话,肯定也会放弃做驱魔人的。但他不知道。

孙悟空成为了世间最强的妖怪,无数妖怪拜倒在他脚下,但他却并不幸福,时时刻刻都在想念空虚。空虚成为了世间最强的驱魔人,无数妖怪死在他的空虚九剑下,但他并不幸福,他认为孙悟空已经战死了。两人相爱,却不能相见。造化弄人啊。

两人终究还是见面了。在战场上。『大人,有几个据说很强的驱魔人要来除您!』小妖跪在地上唯唯诺诺地汇报。孙悟空满不在乎『一群垃圾罢了。』小垃圾啊……在一座村庄内,一群村民跪在地上『空虚大人,那猴妖重出江湖了,求您帮帮我们,除掉那猴妖!』空虚脸上扯出一个惨淡的微笑『那猴妖……叫什么名字?』『孙悟空。』哥哥……

该来的总还是要来的。今天是大战的日子。空虚伫立在众驱魔人前方,任由狂风打向自己的脸。已经没有感觉了。真希望,只是重名。孙悟空镇定自若地走了出来,脸上透出威严的表情。众驱魔人都被孙悟空强大的气场震慑了,除了空虚,这气场,真熟悉。原来是你啊……

驱魔人们四处逃窜,留下来的几个也被孙悟空杀害,只剩下了空虚和孙悟空。『你长大啦……』孙悟空欣慰地笑着。『嗯,来吧,我要出招了。』孙悟空一脸期待的表情『让我看看你这么多年来的成果吧!』空虚随意地倚靠在座椅上,轻佻地把剑都弹了出去,孙悟空一惊『这相当厉害啊,空虚这么多年也一直在努力啊!』孙悟空飞到半空,看着空虚轻松地坐在原地用手指操控剑攻击自己,金箍棒已经被剑毁掉了,最后一击竟然是用自己的身体挡下。

虽然是用身体挡下,但是孙悟空并没有受伤。这意味着空虚还是输了。孙悟空走到空虚面前,脸上有一丝戏谑的笑『今天玩得真开心啊?』『是啊,也只是玩玩嘛,孙悟空。』空虚一脸淡然,孙悟空心中感到了一点悸动。

『空虚。』孙悟空一脸真诚『放弃做驱魔人吧,和我走。』『不了。』空虚听到了什么很陌生的话语一般,缩了缩身子,两人僵在原地。『剑送你吧。』空虚突然说道,把剑送到孙悟空手里。孙悟空抬起手来接过剑,剑尖对着空虚,在孙悟空还来不及垂下手的时候,空虚冲了上来,大力地拥抱了孙悟空。剑插进了空虚的身体里,扑哧一声,血开始往外流。

『为什么……?』

『这个世间,容不得孙悟空和空虚两个人同时存在,必须得有一个人死。』

『你不许给我死!还能止血的!振作起来!』

『你,不想获得权力了吗?不想获得荣誉了吗?有我在,你成功不了的。』

空虚这充满诱惑地话萦绕在孙悟空耳侧,孙悟空终于想通了,他蹲下去,脸上带着怜悯的笑容,粗暴地吻了下去,空虚反抗着,却已经没有力气了。孙悟空撬开了空虚的唇,咬了一下空虚的舌,空虚扭动了一下,试图躲开孙悟空几乎是虐待的吻,无奈却被孙悟空压在身下。孙悟空细细描摹着空虚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不给空虚任何脱身的机会。空虚的耳根泛起了红色,他静静地看着孙悟空压在他身上做这一切,却没有再说什么。

两具躯体纠缠在一起,两人都已经失去了理智和意志。『空虚啊……我爱你。』孙悟空舔舐着空虚的耳垂,缓缓说。却已经没了回应。孙悟空叹了口气,给空虚穿好衣服,此时空虚的安详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悲伤与执着。孙悟空望着空虚,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忍不住掩面痛哭起来。你说的没错,这世间,容不得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孙悟空放了一把大火,把那片地方烧的寸草不生。

后来,孙悟空就再也没有作过恶,仿佛消失在这世上一般。突然有一个叫黄渤的男人出现在了黄磊的世界里。在普通人眼里,黄磊只是一个聪明异于常人的人,但黄磊仍是个普通人,只有黄渤知道,黄磊,是一个半仙。

黄渤的眼眶里仿佛有什么晶莹的东西在闪烁,黄磊的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你来找我,就是为了空虚,为了不被别人发现,你还特意改了名字,孙悟空。你做这一切不都是为了他吗?你和我签订协议,我就能复活他。毕竟,你不是也知道我是半仙吗?』

『但是,你提出的要求也太过分了吧!如果我真像你说的那么做,那多少人都会生灵涂炭啊!这是多么任性的要求?!』

『呵,就你,还有资格和我谈生灵涂炭?』

黄磊见黄渤愣在原地,悻悻地离开了『你再好好想想吧?你不是很爱空虚吗,孙悟空?』黄渤的手攥成了拳,他突然就想起了空虚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哥哥,我不恨你。你一定要幸福啊……』

黄磊,爱上了当时一个大国——颜国的君主,孙红雷。为了接近孙红雷,他主动去给孙红雷当军师,孙红雷却丝毫没有察觉黄磊喜欢他。因为孙红雷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有一天,孙红雷出宫微服私访,看见大街上有一个小贩在吆喝着卖东西。孙红雷刚走过去小贩就咧开嘴笑了起来:『大人,我看您真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啊!天生就带着帝王的气质!』孙红雷先是被小贩的两颗大板牙吓了一跳,听完小贩的夸奖后心里乐开了花,问『你,叫什么名字啊?』小贩弓着腰,走到孙红雷面前『大人,我叫王迅,请问您到底要不要买东西呀?』

孙红雷还沉浸在王迅的夸奖中,一高兴就脱下了身上的服装,露出了一身龙袍『你看的真准啊,我就是皇帝。』王迅大惊失色,赶忙跪在地上『奴才罪该万死,奴才罪该万死……』

突然,有一个小娃娃从王迅的小摊后面走了出来,用手指指着孙红雷『王迅哥,他是谁呀?』王迅面色苍白『快跪下,快跪下!』孙红雷觉得这个小娃娃生的非常可爱,面色红润,皮肤白皙,明明是个男孩子却和女孩一样,讨人喜欢极了。孙红雷命令『起来吧,你们俩可以和我进宫。』

进宫后,孙红雷从王迅口中得知,小娃娃叫张艺兴,是一个孤儿,被王迅捡到后收留下来。孙红雷问王迅『可以把他送给我吗?我会给你钱的。你也可以呆在宫中。』王迅听到给钱心花怒放,一口答应下来,张艺兴变到了孙红雷手中。

如今,张艺兴已经二十多岁了,生得眉清目秀,引人注目,而且还彬彬有礼,不知俘获了多少宫女的心。然而,孙红雷也被张艺兴吸引了。孙红雷认为自己坠入爱河了,他对张艺兴的感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黄磊见状,便去向孙红雷表白,孙红雷拒绝了黄磊『对不起,我只把你当成一个优秀的助手,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黄磊留下一句『您只把我当成助手,就说明皇上您都没有把我当成过朋友咯?』就离开了宫中,销声匿迹。

几年后,战乱侵袭了颜国,由于没有黄磊的带领,军队就犹如一盘散沙,孙红雷也在御驾亲征时被敌国俘虏,颜国灭亡。在灭国时,黄磊又回到了宫廷中,他看见,张艺兴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望向远方。黄磊拉起张艺兴的手,把他带离了这里。张艺兴不知道,黄磊喜欢孙红雷。『你当我徒弟吧。』黄磊提议。『好,师父。』张艺兴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

黄磊下定决心要保护好张艺兴,他不能让孙红雷喜欢的人受到任何伤害。黄磊也制定好了救出孙红雷并报仇的计划,但是一直没有人帮他实施。现在人来了。孙悟空想让黄磊复活空虚,黄磊想让孙悟空救出孙红雷,灭掉那个国家。但是孙悟空迟迟不可答应。

『黄磊!我想好了!』黄渤大叫了一声。

黄磊顿时喜上眉梢『好啊,那签订协议吧。』

『不,我不会和你签订协议的。』黄渤坚定地说『我很爱他,但我明白爱他就不要改变现状了,我不想再让更多人牵连进来。而且如果你爱孙红雷的话,我建议你也不要在当下做无谓的挣扎了,我们抗争不过命运。但我们可以在死后保留自己的执念,等轮回吧。还有,谢谢你和张艺兴这么多天来对我的照顾。』黄渤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黄磊凝视着黄渤离去的背影,双手垂了下来『谢谢你啊。孙悟空。等轮回吧。』这一出闹剧就如此结束了。等轮回的话,还会有机会吗?我爱你,即使你喜欢张艺兴,我也仍然深爱着你。以后有缘再见。

『诶——磊磊你等等我呀!』孙红雷冲了上去,从后面抱住黄磊。黄磊抑制住了内心的激动,大声说『放开我!我要去做任务。』孙红雷从后面亲了一下黄磊的脸『别走啊磊磊!我们来谈恋爱啊!』黄磊微微一笑『大傻子。』

『鹅鹅鹅鹅鹅berger!我才刚到上海没想到就看见你了诶!咱们俩都有一年不见啦,想你!』罗志祥笑着倒在黄渤怀里。黄渤摸了摸他的前额『何止一年啊?』『你说森莫啊哥?』『没事,我喜欢你。』『啊?』

既然这一世的人都已经死了,那下一世的恋爱还会远吗?







THE END





【青蛙王子】雨衣cp 童话短篇 HE

@米粒没有er ç‚¹æ–‡æ¢—。
偏逗比,蒋易女海宇男。
文笔依旧小学生(话说我就是啊)
慎入 慎入 慎入!
———————以下正文———————
从前,有一片美丽而又富饶的国土叫做金叶国,金叶国有四位公主,她们在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都是亲的不能再亲的姐妹。突然有一天,大姐嫁给了邻国的王子。一年后,二姐、三姐也纷纷出嫁,再也没有回来过。现在只剩下了小公主一个人,小公主很寂寞,她也想很快出嫁。但是,她却连王子的影子都见不到。
蒋易去烦妈妈:“妈妈妈妈,姐姐们都出嫁了,我什么时候才可以遇见一个王子呢?”妈妈被蒋易缠烦了,敷衍:“你小时候救过一只青蛙,干嘛不去嫁给它啊?!”蒋易当时只是一个小姑娘,心灵纯洁,根本听不出来妈妈的本意,便到处去寻找那只青蛙。
大森林里面非常幽静,蒋易搜索每一寸地方,希望找到那只青蛙。“小姑娘,你在干什么?”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一只青蛙跳了出来。蒋易扑过去,抓住那只青蛙,仔细地端详着。蒋易的长头发蹭着青蛙滑滑的皮肤,青蛙却没有感到难受,任由蒋易抓着。“姑娘,”青蛙慢慢地说,“我知道我长的美,但你是同性恋吗一直盯着我看。”
“你是母的?!”蒋易感到不可置信。青蛙很不满:“你能不能礼貌一点,人家是小仙女了啦!”蒋易叹一口气:“哎,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王子。”“听说你不太高兴?女士,那您可找对人了,请问需要什么扶污?”“你是谁啊我就让你给我服务?”蒋易觉得青蛙说话怪怪的。“我叫薛不惠。看得出来,大妈额不女士您以单身多年,是不是来森林里相亲的?”
“算是相亲吧。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蒋易不知道为什么莫名讨厌这只青蛙。“凭借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我敏锐的观察力,咳咳……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呀?”就你?蒋易心中暗香,难以置信地瞪着青蛙,我要相信她吗?
蒋易开始犯公主病了,轻蔑地撇了撇嘴,问:“就你,还能给我找到白马王子?你要给我找什么类型的?”薛不惠认真地思考片刻,眨着大眼睛道:“我哥,是一个美男子,真的很帅……你看我的基因就能知道他有多帅啦!”“你滚一边去吧!烦死了,赶紧带我去见你哥!”
几天后,一人一蛙到达森林另一端,薛不惠说:“好啦,就是这里,我去叫我哥!”蒋易不禁吐槽:“天呐赶紧去吧,真是不想再看见你这个烦人精。”薛不惠听了这话,五官皱在一起:“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啊!我还只是个宝宝!”说完就跑开了。蒋易耐心在原地等王子。
突然,一只公青蛙跳了出来,说:“小姐,听说你要找我?”蒋易看见青蛙时目瞪口呆:“哎呀,真恶心,我还以为是真的白马王子,快走开!”青蛙跳上蒋易的肩头,语言中充满魅惑:“你只要吻了我,我就会变成王子,信不信随你。”“可是,就算你真的是中了女巫的咒语之类的,我也亲不下去啊。”
“想想吧,单身一辈子,还是选择和我接吻?”青蛙的声音低沉沙哑,让蒋易无法抗拒。“我、我可以尝试、一下吧……”蒋易话还没说完,就感觉有什么凉凉的东西碰了一下她的唇,蒋易暗想:我不会真和他亲上了吧,脸要丢光了,呜呜呜……她绝望地闭上了眼,不一会,又睁开了眼。
一个身高不到一米七的矮个子男孩站在他面前,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我,张海宇,薛不惠的哥哥。”蒋易仔细看向他的脸,张海宇脸虽然平淡无奇,但目光却像一把利剑,能把人的心刺穿一般,蒋易已经看懵了,他的眼睛,真的好美……“总盯着我看干什么,你刚才不还觉得我恶心吗?”蒋易有些语无伦次了:“我、我……”
紧接着,张海宇主动吻了上去,这个吻很绵长,持续了几分钟,当离开时,蒋易面色绯红:“总之就是我好喜欢你啊,我们在一起吧!”张海宇看了看在一旁吃狗粮的薛不惠,正视蒋易说:“我也很喜欢你啊,大马脸。”
从此,公主和王子在一起过上了性♂福♀的生活。
——————The END——————











雨衣粉们别打我好吧😂😂我错了😂

毕业典礼bgm有灰色空间 然后我就一直在哭😔

【战争与和平】江海cp 民国中篇 BE

@Grazy益达 ç‚¹æ–‡æ¢—。
民国不擅长,历史渣。
文笔依旧小学生。(话说我就是啊)
慎入 慎入 慎入!
————————————以下正文——————————
当老师比当军阀好多了。蒋易一直深信不疑。
蒋易出身于军阀家庭。他父亲是袁世凯手下一员得力大将。蒋易的父母都希望蒋易接手家父的事业,成为一名军阀。但蒋易并不愿意。他讨厌战争和流血。他喜欢孩子们,那些可爱的孩子总是洋溢着青春的笑容。蒋易立志要成为一名教书先生。
蒋易不顾父母反对,义无反顾地去给大学生们当老师。蒋易站在讲台上,手中握着教鞭,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幕,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当老师比当军阀好多了。
“学生们,你们还有几个年头就要毕业成人了,你们毕业后都想从事什么工作呢?”
“我想和您一样当教书先生。”
“我想当医生。”
……
这时,一个面目清秀的大学生缓缓抬起自己的手:“我想加入孙中山先生的国民革命军。”
“什么?他要当叛徒?”教室里一片议论纷纷。蒋易有些不开心,他不希望自己教出来的学生参军。但他并没有对学生发火,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大学生把手放下。蒋易注视着花名册:他叫张海宇。看来是一个心比天高的男生。
一个小时后。“好吧,今天的课程就教授到这里,几天后见。”蒋易微笑着对大家说。学生们都争先恐后地跑了出去,只有张海宇一个人在慢悠悠地收拾着书包,把书本都放进书包里。
蒋易看着张海宇在拖时间,就问他:“同学,你怎么不回去啊,找老师有事吗?”张海宇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没事,我每天都是这么晚才回去的。”
蒋易没有在意,随口问了一句:“为什么。对了,还有你上课时说你想加入国民革命军,这又是为什么。”张海宇深吸一口气,缓缓回答:“我父母都是在袁世凯身边的卧底,他们都已经死了,他们的遗愿就是希望我加入那里。”
“哦真对不起。”蒋易毫无感情地回答。他看见张海宇背过身去那有些落寞的身影,心上突然一疼。“要不然,你来我家住吧。”蒋易冷淡地说道。“哦谢谢啦,老师。”张海宇感觉蒋易好像不太喜欢他,有些尴尬。
北平的傍晚一向都是热闹非凡。蒋易拦下一辆黄包车,拉着张海宇坐了上去。两人在车上没有说话,都默默看着窗外的风景。车停在一座四合院前。“到了。”蒋易心不在焉地说着。张海宇睁大了眼睛:“哇!您家这么大啊!”
蒋易有些吃惊,看着张海宇羡慕的眼神,问:“那你一般住在什么地方?”“我……”张海宇欲言又止,低下了头。“算了。”蒋易挥挥手,跟我进来吧。
这个周末,蒋易带着张海宇去了各种他没去过的地方。戏院、茶馆、电影院……然而张海宇每到一个并没有不懂装懂,而是非常认真,有什么东西没见过就像蒋易请教,蒋易也耐心地一一为张海宇解答。
蒋易了解到,张海宇虽然父母双双早逝,但张海宇并没有一蹶不振,而是发奋图强,朝着父母的目标努力。而蒋易却正相反,他为了追求自己的梦想,和父母断绝了关系。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啊。张海宇发现,蒋易其实并不是像他想像的那样子冷若冰霜,其实是一个很细心、体贴的人,张海宇对蒋易产生了一种依赖。蒋易呢,认为张海宇非常孝顺,也是一个可爱的男孩子,不禁有些钦佩他。渐渐的,这种依赖和钦佩发展成了情愫。张海宇确定,自己是有点喜欢蒋易的。但蒋易却早已爱上了张海宇。
时光荏苒,几年就像白驹过隙般的转瞬即逝。蒋易和张海宇也创造了很多美好的回忆。今天毕业了。大家都举杯畅饮,不醉不归。很多太学生们都成为了自己想成为的人。张海宇也是铁定了心要参军。
“我为你们感到高兴。”张海宇笑着,用尽全身力气说出了这句话,便醉了过去。“啧啧,看张海宇,不会喝酒还要来参加聚会!”大家议论纷纷。蒋易也醉醺醺的,用双手支撑着桌子勉强站了起来,背起张海宇:“同学们,你们先喝,我把他送回家再回来。”蒋易步履蹒跚地走向自己家。
刚一走出大门,蒋易就把瘫软的张海宇抱紧怀里,用手摸摸他滚烫的额头,心疼地说:“不会喝酒还偏要喝,你一直都是这么固执吗。”张海宇喃喃自语,不知在说些什么。突然变天了,天空中乌云密布。蒋易佯装生气,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裹住张海宇,朝家里飞奔。
终于,在蒋易刚进家门的一刹那,大雨滂沱。蒋易长舒一口气,还好没赶上下雨,这个孩子明天还要参军,今天可不能淋雨生病啊。蒋易轻轻地把张海宇放在床上,给他掖好被子,坐在床边托腮沉思着。自己,曾经,是不希望他参军的吧。
蒋易张海宇在床上熟睡,心中非常纠结。我,不想让他参军,他这种孩子,不适合。但我,要给他幸福,不能强求。有一种爱,叫放手。祝你幸福快乐。
转眼间,已经凌晨了,蒋易在张海宇的鬓角上轻轻留下了一个吻,叫他起来:“海宇,该起了,你要去军队报道。”“啊……?”张海宇睡眼朦胧,刚看了一眼钟表就跳起来,“要迟到了啊啊啊!不能迟到!蒋易老师,您不用送我去了,我知道您不喜欢那些人。”
蒋易眼前有些模糊,把张海宇揽进怀里紧紧地抱了一下:“谢谢……啊。张海宇。”张海宇拿上行军的背包就离开了。走出蒋易的家门后,不争气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不能让他看到自己哭的样子。“我,一定要,活着回来,见,蒋易!”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张海宇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在战场上看到蒋易的……父亲。蒋易的父亲已经是久经沙场的大军阀,但是自己,却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士兵。可能这就是宿命吧,两人还是在战场上相遇了。
张海宇想都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取得胜利。他现在就站在蒋易的父亲对面,周围都是阴森恐怖的断壁残垣,他手中握着枪,颤抖地对着蒋易父亲。
“我,我做不到啊!”张海宇用一只手扶住疼痛难忍的额头,“虽然你们父子已经断绝了关系,但你毕竟还是蒋易的父亲!我要是杀了你蒋易会恨我一辈子啊!”可是,这场战争的胜利就在此一举……张海宇明白,蒋易很爱他,张海宇虽然表面有些内敛,但却希望继续得到蒋易的爱,他害怕,自己如果杀了蒋易的父亲,蒋易就可能会再也不爱他,甚至恨他。
“算了。”张海宇把抢丢在一边,说,“你走吧。”说完也转过身想要离开。男人冷笑着:“你好傻。你以为你放了我,我就不会再攻击你吗?”张海宇有些不可思议地望向蒋易的父亲。
男人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一颗子弹直飞过来,张海宇连忙向右躲,但还是打中了他的肩膀。血染红了他的军服。但他还是忍痛,去捡自己的枪。张海宇离枪还有三步。两步。一步。男人面带嘲笑地看着这一切。
最后,就在张海宇的手离枪只有一点距离的时候,一颗子弹贯穿了他的心脏。他在临死前问蒋易的父亲:“你为什么要这样。”蒋易父亲的面孔反而没有像两人对峙时那么凶狠了,他脸上浮现出了慈祥的苦笑:“孩子啊……你还是太天真。这是战争。如果来生你还要当战士,记住,永远不要帮助你的敌人。”
张海宇已经没有多少气息了:“最后,帮我和,蒋易说,我爱…………”“好,知道了,你安息吧。”蒋易父亲点头答应着。又是一个为了爱而死的人啊。
蒋易的父亲约定亲自去蒋易家。他千里迢迢来到北平,问过好多人才找到蒋易的家。他刚一进家门,发现一个眉眼姣好,穿着旗袍的美女子正在和蒋易聊天。“她是谁啊?”蒋易父亲问。“父亲,我是不是和您说过不要再来找我?”蒋易闻声赶出来,看见来人是自己父亲后很不满。
“我是来向你传达死讯的。张海宇战死了。”
“哦。”蒋易出乎意料的平静,“我早就预料到了。”
“你不伤心吗?”
“在他参军的那一刻,我早就已经和他毫无瓜葛了。”蒋易面无表情地说。
“我们两个处于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就像……战争与和平。”我爱他,已经成为过去。
来世,有缘再聚。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