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衣💘

炎阳烈焰当空照,金星雪浪对我笑。

好的好的好的她逼我转载!!!

无情冷酷无理取闹!!!

孚舀:

挂   个   人

@雨衣💘 (哎喂你转一下)

这个人说她期中考进了前五十就手抄庄子

然后成绩出来了

五 十 一

这么心机的成绩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而且还很过分地说要挂我

呵

第一次挂人。🙂

你就是个魔鬼你太邪恶啦!!!

还爆粗口啧啧啧💩

 @孚舀 

看在面子的份上我就不打“挂人”tag了

嘤我自闭了😭以后你们再在老福特上看见我就请让我滚去学习😭我期末要是还进不了前五十就把自己手机砸了算了🙂

【魔道祖师.多cp】双

·åŒæ°åŒç’§åŒè‚双道长恶友出场!BE!

·æ„è¯†æµå•¦ï¼Œæˆ‘也不知道我在写些个什么。

·è§’色ooc严重,他们都是小天使禁ky!

·æ–‡ç¬”差不好勿喷!

·æ‹†å®˜é…æ…Žå…¥ã€‚

·å™¢ä»¥åŠé—²æ‰¯ä¸€å¥ï¼Œæœ‰åŒå¥½å°å¯çˆ±æ„¿æ„åœä¸‹æ¥çœ‹çœ‹æˆ‘这条咸鱼然后来找我聊天嘛。(我知道没有233)没什么优点但是弧特别短所以试图来勾搭泥萌...!因为我太闲了orz。


[云梦双杰-羡澄]

  

  “江澄!”

  

  “江澄!”

  

  “江澄!”

 

   â€œé­æ— ç¾¡ä½ çƒ¦ä¸çƒ¦ã€‚”江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瞪了魏无羡一眼。

 

   â€œæ¬¸ï¼Œå¸ˆå§åˆšä¸ºæˆ‘们剥了莲子,要不要吃?魏无羡手捧一个小碗,站在江澄身边炫耀一般冲着他晃了晃。

  

  “魏无羡你快给我,我也要。”江澄斜眼看向了那碗,碗中盛满了奶白色饱满的莲子。

  

  “江澄我来喂你吧!”魏无羡掸了掸手上的尘土拣起碗中莲子直接往江澄半张着的嘴里塞。


  “你可真幼稚。”江澄瞪了过去,可嘴角却是微微上扬的。


  莲子真的好甜。


  之后他们两个又经历了很多,血洗莲花坞、血洗不夜天。江澄是失去了他的至亲至爱,每当他陷入绝望的时候,魏无羡总是会给他一碗莲藕排骨汤。


  莲藕排骨汤真的好喝。


  献舍后,魏无羡又看见了狗,可喊出的再也不是他的名字,一句“对不起,我食言了”随往事而飘散。


  其实莲心真的好苦。


  “在下云梦……姑苏人士,魏婴字无羡。”


[姑苏双璧-忘曦]

  

  还记得蓝忘机在小的时候,特别喜欢缠着大他几岁的兄长蓝曦臣不放,看着两个小大人一样的孩子走在一起,真是有趣极了。尤其是那个小一些的蓝忘机,总是板着脸严肃模样,很是可爱。


  “兄长。”蓝忘机突然停下来拽住了蓝曦臣的衣角,一脸正经地盯着蓝曦臣看,好似欲言又止。


  读弟机蓝曦臣大致也知道了蓝忘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对自己说,笑意盈盈地也停了下来认真看着他:“忘机,怎么了?”微风拂过,他额前几缕发丝飘起。


  “兄长我……喜欢你。特别喜欢。我想守着兄长一辈子。”蓝忘机扯了扯蓝曦臣脑后飘荡着的云纹抹额,示意他弯下腰来,抓着他的手指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蓝曦臣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摸了摸蓝忘机的头,笑得如沐春风:“忘机,我也很喜欢你啊。”蓝忘机一丝不苟说出这种幼稚话语的样子,真的让人难以抗拒。蓝曦臣看上去很平静,面上却泛起一丝绯红。


  童言无忌。


  在多年后,蓝曦臣,被戏称为“读弟机”的他,也终于看出了自己弟弟对那魏公子怀着的感情。


  许久以前那年少时看似正经实则幼稚的玩笑话,也终究是败给了时光。


[双聂-玦桑]


  自从聂怀桑当上了清河聂氏宗主后,他就每日每夜都在思念自己已故的大哥。说实话,他从刚一开始就在怀疑其中有敛芳尊金光瑶作梗,他无法接受自己大哥的死因。于是,他就精心布下了这盘棋局,等待着棋盘上的每一枚棋子走向他们应该去的位置……


  可是,不管是世人对他崇拜也好、唾弃也好、认为此事不可思议也好,一步步完成复仇大业的,还是当初那个简单爱大哥的一问三不知少年啊。


  他只是太爱自己的大哥了。


  年幼时期在姑苏求学,每次归来大哥见到自己不是嘘寒问暖,而是先咄咄逼人地追着自己问求学时取得了什么成绩。那时聂明玦在聂怀桑心中真的是魔鬼一般的存在。


  但是仔细想一想,他们兄弟两人间还是留下了许多美好回忆的。例如曾经聂怀桑每次生病,聂明玦都是先责备他怎么不照顾好自己,随后立马就把他扶到床边让他躺下休息自己亲手为他煎好汤药让他服下;有时练刀不甚伤了自己聂明玦总是先感叹自家弟弟怎么如此不争气而后细心给他涂药包扎并且安慰自己伤很快就会好起来;被大哥扔掉的扇子书画春宫图;包括在自己思念父母时得到来自大哥的一个拥抱……一切都太过于美好。


  可如今,聂怀桑还是活成了他大哥不喜欢的样子。


[双道长-晓宋]


  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


  负霜华,持拂雪,云游逍遥,行遍世间路。


  晓星尘的温柔甜美,全部都化在了宋岚心中。那一声声“子琛”,好像是忘不掉一样,也都镌刻在了心上。


  他们也曾心怀凌云壮志,也曾想要共建一个门派,也曾潇洒,直到义城彻彻底底毁了一切。晓星尘在死前才知道,伴了他那么多年的人竟然是薛洋,阿箐也不是真盲,自己亲手用霜华结果了宋岚的性命。

  

  宋岚从蓝忘机魏无羡处得到了锁灵囊,他用那本属于晓星尘的、流光溢彩的眼眸,有些悲哀的注视着装有晓星尘残缺魂魄的容器,自己还是来晚了,对不起。星尘,我会带着你继续走下去的。


  说来神奇,宋岚竟然还记得自己被薛洋控制时发生的一些事情。宋岚记得,薛洋扮成了晓星尘,眼前裹着厚厚一层纯白纱布,手中拿着原本属于晓星尘的霜华,努力模仿他。的确很逼真,但在宋岚眼中,那永远不可能是他一直放在心上的晓星尘。晓星尘有一种温婉又让人难以抗拒的气质,宋岚认为薛洋是学不来的。


  现在,宋岚失去了晓星尘,这世间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终于可以直面自己对晓星尘有些复杂的感情了,却只想起,晓星尘给他的一个拥抱,残存温度仿佛还在身边。


[恶友-瑶薛]

  薛洋看着金光瑶,身着金星雪浪袍,眉间一点红朱砂,从牡丹花丛间款款向人走来,笑靥如花却十分虚假。这是薛洋最看不惯金光瑶的一点了,何必要一直在众人面前努力保持着虚伪的假象呢。薛洋时常希望金光瑶可以像他一样不拘小节。

  

  薛洋飞快地跑到他身边,在大庭广众之下若无其事一般揽住人的胳膊,嘴角微微上扬戏谑着,语气轻佻不屑:“小矮子你又在做什么?嗯?”

  

  金光瑶并没有直接回答人的问题,而是变戏法一般掏出一颗糖直接塞进人嘴中,凑在人耳旁有意无意地撩拨着,小声道:“成美,听说你可是砸了小商小贩的摊子?”

  

  “成美”是金光瑶为薛洋取的字,来源于“君子有成人之美”,可薛洋认为这与他根本不相符,他何曾成全过别人呢?不过糖果的甜蜜迅速在口腔中蔓延开来,薛洋也就没有再去反驳。果然还是金光瑶了解他,知道什么才能堵上自己的嘴。

  


  金光瑶的确很了解他,这大概就是自己之后能被金光瑶“清理”的原因。他被传送到了空无一人的义城外,金光瑶一定没有料想到薛洋会被别人发现。薛洋思考过金光瑶在乎的到底是自己还是阴虎符,他却一直没有找到答案,薛洋永远都无法理解他那位演技精湛的金光瑶为何如此在意金家、如此在意自己的地位,薛洋不会理解的。

  

  观音庙,金光瑶精心策划的一切都被揭穿,他此刻也已奄奄一息,想起了为他而牺牲的苏涉,也想起了已故的薛洋。他不仅仅把薛洋看做自己的朋友,更多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唯一,现在他要去找薛洋了吧。

  

  薛洋找到答案了。

  


  



立flag!【真香预警】

这条咸鱼期中要是进了年级前五十她就去手抄《庄子》!没错是手抄!

抱歉呀要是期中没考好我就要淡圈辽,没办法和你们一起玩了噫呜呜噫😭以及考完试我会发文的!!

冲鸭!!!

群宣!

农药语c群欢迎大家来玩!

规矩不多叭,要带套。

群主是个很好勾搭的智障!

真的只是卖相一般,很好吃的!!

本厨房杀手终于也对我家的厨房下了手_(:з」∠)_!!

简单的幸福。♡

有想吃的朋友我周一给你们往学校带a!

👆别想了不存在的。

【时之歌project】繁星

写给我老正经的生贺呀你真skr小可爱!

很抱歉我不怎么混时之歌的圈子啦所以欧欧吸很严重,可能会有很多错误欢迎大家指正。我文笔最差拒绝反驳!

但是我尽力了喔www爱你

感谢你一直以来给我的陪伴和支持照顾!

祝愿14岁越来越好,希望我们可以陪着你一直一起走下去♡

 @孚舀 


cp为舜远 维赛

拒绝角色ky,文笔差不好勿喷谢谢

膜拜圈内各位大佬们,请多多指教


以下正文↓

  每当舜·æ¬§å¾·æ–‡é˜–上眼眸时,总是会有一张熟悉的面庞出现在他眼前,细腻的线条勾勒出一张温柔的笑脸,可当舜想要伸手抓住那人飘扬在风中的发丝时,那幻影就随风消散了。

 

  “尽远……”舜独自喃喃道,眼前只剩下了他骨节分明的双手,甚至还在微微颤抖。舜的眼睛有些模糊了,往常他是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可如今也还是低下了头,只希望自己的尽远可以回来。楻国的高贵太子,原来也是会被思念自己贴身侍卫而深深折磨的啊。

 

  “你还没有习惯么。”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声线有些单薄而脆弱,但是传到舜耳中却是一个一个坚定的字,掷地有声。舜抬头面无表情地看向了自己面前的两个人,自己对他们是如此熟悉。维鲁特和赛科尔。他们两个起码还可以拥有彼此,真的是……好幸运啊。

 

  舜不知道自己是从何时开始陷入了此种状态,曾经他是如此谨慎,身为一名学生、一位皇子,可是现在,他失去了自己的侍卫、好友兼恋人——尽远·æ–¯è¯ºå…‹ï¼Œä¸€åˆ‡éƒ½å¼€å§‹éƒ½ä¸‹å¡è·¯ã€‚自己是从什么时候陷入这般浑浑噩噩状态的呢,他也记不太清楚了。舜动作僵硬地翻转了一下手腕,银质表带中镶嵌着表盘此时就连指针在走动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房间只剩下了一片死寂。已经很晚了,他还是没有回来。

 

  “舜?”赛科尔懒洋洋地搬过一把椅子坐下,语气中带了一丝轻佻又像是安慰道,“我相信尽远他一定会回来的,你并不用如此担心。”赛科尔此时就像是没骨头一样想要往他身后的维鲁特身上靠,维鲁特抽了抽嘴角一脸无奈地盯着他看了片刻却没有走开。


  11:59了。如果尽远还有没回来,那舜可能就真的没希望了。

 

  12:00。舜侧过头去看向了窗外,星光璀璨。

 

  “殿下……我爱您。”

 

  “我也是啊……我想你了。” 

 

  当我望向天空时,你就在那漫天繁星上。

  


真希望他们可以一直像十几年前那样美好。




虽然至亲与曾经的莲花坞都已经不复存在




但是他们还有师姐,还有彼此。




一起想着怎么报仇伐温,也不全是痛苦的回忆吧。



只可惜多年后魏无羡也不再是云梦江氏的人了,他真的变成了姑苏人士。

好啦好啦起码还是有糖的qaq




领便当就领便当吧算啦




出乎意料的没有哭瞎




不过我好像走到了HTF片场🌚








这集温逐流真的无比感人了😭








截图技术过烂求不喷

我我我我吹爆这个太太!!

她太好了吧我好爱她😭

第一次有别人给我这种东西超开心的说!!

您谦卑的讲述者:

送给 @雨衣💘 这个小卡爱的
谢谢她的生贺我反复朗读全文背诵默写感动得泪喷九天化为长虹!!!鞠躬谢谢!!!!!
CP逐晁温启注意避雷
我诅咒KY国庆作业写不完!!!!
虽然我画的很丑但还是食用愉快鸭!!!